百度ID:七沫罗罗 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Our Wonderland 花样年华 00

面临中考我居然还在开新坑??!!

此篇中肉已截图补上。

雷慎

我难得没有一句话一段话。。。

========================================

Prologue 序幕

  红发的男人穿戴整齐地站在陶瓷洗手台前,二极管发出冰冷而稍显昏暗的橙黄色灯光,虽说如此,也多亏了这灯光,他才能在巨大的镜面中打量自己。镜中的倒影看上去完美无缺:不需要啫喱水依然整齐、有光泽的厚头发,精心打理过的长鬓角,突出的眉骨,嫩叶绿的双眼,挺直的鼻梁,樱桃红的薄嘴唇,稍宽的下颚,优雅的站姿以及与自己相称、价格不菲的定制手工西装。对,还有那个自信却又不带感情色彩的微笑。

  但他好像还是不满意。他侧过身,用戴着纯白绵手套的手拉扯深灰色西装上衣的衣角,使上衣看起来更加笔挺。随后又重新翻好淡蓝色衬衫的衣领,正了正酒红色的条纹领带。

  男人凝视镜中的倒影,微笑骤然收敛成冷漠的平线,他抄起洗手台上墨绿的砂轮,出人意料地在镜面上用力划着,神色中带着极度的憎恶。任凭玻璃发出尖锐刺耳的噪音,却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已经毁掉了镜子,似乎施加任意一点力量都会使其立刻成为锋利冰冷的碎片。他终于停手,重新看着镜中支离的倒影,发出一声不屑的嘲笑。恰是此刻,天际传来雷声的巨响。

  他随意地将手中的砂轮抛到地上,转身离开,走到卧室内,那扇被暗红色法兰绒落地窗帘遮盖了绝大部分的窗户前。锃亮的黑皮鞋踏在橡木地板上,响亮干净的声音充满质感。他出神地望着大雨从灰暗的天际瓢泼而下。雨水粗暴冲刷建筑街道的声音和雷声混合成了没有旋律的交响乐。卧室内,壁炉里的火焰熊熊燃烧。

  急促的叩门声响起,“少爷,可以出发了。”男人随口应了一声。真是好木材才会有的声音,他想着那悦耳的叩门声。他小心地拿起置于洛可可式床头柜上的白山茶与怀表,山茶花浅浅地插入胸前的口袋,露出纯洁的花朵;扣好怀表奢华的T型表链,将其放入马夹口袋中,便离开了房间。

  他坐在黑色的轿车内,无聊地看着雨滴砸在车窗上,模糊着视线。强化玻璃外的世界是一片任何雨水都无法洗涤干净的阴霾,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建筑,灰色的道路,连街道两旁的树都失去了活力的色彩。他却是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腻烦地将目光移过前座米黄的真皮座椅,最后停在又被握在手中的怀表上。

  指腹隔着手套轻抚怀表表壳的纹饰。甚至不需要打开来去看它走动的蓝钢指针,那份深刻流畅的触感和沉甸的质感就足以让人感知到一种经受时间洗礼的古朴。

  他有一种错觉:好像这怀表与时间同样永恒,好像他的曾经和这怀表都是与时间同样永恒。他苦涩地扬起嘴角。

  车停在了一座摩天大楼前,一片灰蒙中,他望着自己顶楼办公室的方向。被人仰视。只有那些人对自己的仰视才能勉强填补他过去所失而成的真空。

  电梯无声而迅速地上升着,他和她站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她穿着衬出白皙肤色的黑色工作西服,他却觉得相较于高效,这更体现出她的性感。这么想着,他愈加强烈地感到一丝挑逗的意味,他玩味地笑了,盯着她垂下来的金色发辫。他想上////她。

  他们走出了电梯,进入富丽堂皇的办公室。“我想你不会刚吃完早饭吧?”他突然转过身来问她。她笑着摇了摇头。“好。”

  

  动作戛然而止,他硬生生地将她推开,看着她充满不解的漂亮的蓝色眼睛。他不要她,他要的不是她。“出去,下班之前不要为任何事找我。”他冷冰冰地说,“你不是她。”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冷漠惊到,但她很快控制了自己,然后点点头,表示了解对方的命令,随即整理好衣装,便离开了办公室。

  他看她离开的背影,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手握成拳,狠狠地砸向墙。他感到恶心,为自己感到恶心。她没有错,错的是他,他却用自己的错误来惩罚他人,然后给所有人带去痛苦。他本就不属于这里的一切。

  是了,这便是雨天的多愁善感,但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内在的窒息,对一个来去无踪、让人毫无头续的禁锢与压迫的反抗。他想摆脱这一切。

  他将钥匙插入办公桌抽屉的锁孔,他开得很慢,好像里面装载的是绝世珍宝。屉中的物件尚未足以看清,他便已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皮包。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注射器,轻轻推动活塞,排尽其中的空气。他刻意放慢动作,就像这能让他在最后一刻放弃这见鬼的念头一样。

  他甜蜜地笑了,眼里带着无尽的渴望与好奇,有如孩童在渴求一种从未见过的糖果。他凝视着澄清的液体被活塞缓缓推入血管。

评论 ( 8 )
热度 ( 5 )
  1. 西元零壹-Lunatic西元零壹-Lunat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lsa is LOVE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