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ID:七沫罗罗 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helsa的字母表[4.24内容 I L R V ]

我居然还记得更文填坑这件事orz

I和V试试让Hans当受

=====================================

I-Ice Crazy

  与其说四周都是坚硬的冰墙,到不如直接说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坚冰牢笼。冰的厚度几乎吸收了外界所有的光,只有一道惨白昏暗的光从顶部错综的冰刺形成的空洞射下,射向牢笼内,雪地上那一汪渲染着红棕色的浑浊雪水。

  Hans喘着气,手上的剑深深地插入地上红白相间的积雪之中,他用剑支撑着近乎透支的身体。他不能倒下。他知道自己倒下后再不可能站起来。他看向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满身骇人的血污、病态的苍白皮肤,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却又打起一分精神。

  他快要被冻得麻木了。见鬼。他还感受得到胸腔中的疼痛,隐约而又恼人的痛感伴随着心脏每一次跳动出现。他的心脏中被投入了一块冰晶。他觉得自己迟早会因心脏衰竭死去。

  牢笼中突然违反常识地飘落起了雪片。那是冬日女巫。

  Elsa很慢又很轻地鼓着掌,她在笑,笑得那么淡,那么心不在焉,又那么摄人心魄。

  她一步步向Hans走来,他感到窒息,却一下挺直了腰,面对着她。“你这个疯子。”他冷冷地对上她的双眼,好似想让她看透他心中的怒火,“你夺走了我所有的机会。”

  Elsa没有躲避他的目光,“不要那么快下定论,王子殿下,学会面对你的内心,你的内心深处对这一切可是满意得很。”

  “我还要一个女巫来告诉我我自己的感受吗?”

  “不,你只是不愿承认你和我是一样的疯狂。”她转过身,背对他。

  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陷阱。

  于是他举起了剑,他对她其它的行为不做任何评价,但她毁了他的未来。所以她必须死,以弥补她对他做的一切。

  于是他也就掉进了陷阱。

  Elsa轻握左手,Hans只觉心脏一阵剧烈的绞痛,身体一下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但他仍是坚持着没有扑倒下去。

  Elsa蹲下身,用手向后拉扯Hans开始变白的头发,强迫他重新面对自己,从他那变成蓝灰色的眼睛里看着自己的倒影。她的指尖抵上他的胸口,“既然你不愿承认,那就只有这样了。”

  蓝光刚从她指尖闪现便又没入他的胸口,留下一个雪花印记。他的瞳孔由于疼痛剧烈收缩,身体颤抖。

  没有人的心脏能够承受得了冬日女巫的两块冰晶。

*

  白发的男人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双唇,没有被手套覆盖的手掌中喷吐出细小的冰凌。白金发色的冬日女巫吻了吻他冰冷的双唇,笑道:

  “我说过你和我是一样的疯狂。”


L-Laboratory

  Hans套上纯白的褂子,对着镜子翻好衣领,在表上签下名字,刷过ID卡,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他进入布满冰冷机械的房间,指尖在智能显示屏上快速敲击。

  一切指标均显示正常。

  他脸上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走到房间的另一端,按下暗处的某个机关,向打开的金属门走去。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巨大的玻璃容器,其中盛满淡蓝色的液体。金发的少女浸没在液体中,身上插着透明的软管。

  Hans走到玻璃容器前,凝望着少女,轻声说道:

  “早上好,我亲爱的Elsa。”


R-Robots

  “把这个red head的女孩送到解体场去,另外一个留下。”他从办公室的落地窗俯瞰整个机器大城,冰冷地对身后高大的机器守卫命令道。

  同时他又禁不住扬起嘴角,做出那个可以表示满足与快乐的表情──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了,所有的一切。

  当然包括她。

  等到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和她,他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下颚,自言自语道:“真是完美的产物啊,”随后用指尖在她脖颈光滑的表面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划痕,贴近她,“要是被丢进了解体场的大熔炉里,该多可惜啊。”

  他把她推到落地窗边,强迫她看着下面被押往解体场的妹妹,“看看吧,Elsa,她马上就要被熔成铁水了,你真的希望Anna因为你被解体吗?”

  她在颤抖,“不,Hans,我,我答应你。”她听见他在自己身后笑出了声。

  “真是聪明的女孩。”他按住耳上通讯系统的开关,“她同意了,命令撤回,把red head小姐关到电磁室去。”随后他按下金属墙面上的开关,黑色的屏幕遮挡了所有的玻璃,“So,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未来的计划,shall we?”


V-Vampire

  子夜,身披灰蓝长袍的女人在倾盆大雨中急速地向前跑着,或者说从地面上掠过。身后追逐她的男人掏着怀里的枪械。很不幸,女人冲入了一个死胡同,她转过身用一个遗憾的微笑面对男人那对准自己的枪口。

  “看来你今天抓到我了,”她扯下兜帽,香槟金的秀发散落下来,“介于我一整天都没有进食……”

  “我知道,”男人打断她的话,“我安排了那么多人手完全为了现在这一刻。”

  女人笑说:“既然这样,你还在等什么呢,Hans?”

  出乎她的意料,男人放下手中的枪,插回枪袋中。他缓缓走向她,不,逼近可能更为准确。她不太明白,他难道以为卸下武装还能抓住她么?

  雨水使他金红色的头发贴在额上,却不显颓唐或是狼狈,“Elsa,我考虑过你说的话了,”Hans又走近了一步,“我们的确是同一类人。”

  “哦?”

  他解开上衣领口的扣子,将脆弱的颈部暴露在她面前,“所以我决定,今天,现在,我要让你,完全只满足于我。”

  “真是阴险又不听话的小猎人,”她走上前,将他拽到自己足以感受到他的呼吸的位置,露出她闪着寒光的尖锐牙齿,“不过,既然今天你抓到我了,我愿意满足你这个愿望。”


评论 ( 2 )
热度 ( 7 )
  1. 西元零壹-Lunatic西元零壹-Lunat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lsa is LOVE
    嘛忘记说Robots那个是机器人历险记(Robots)的AU了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