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ID:七沫罗罗 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helsa的字母表[1.25内容A B C D G M N S T U Y]

A-Attractive

  他们身上相似的特质吸引着彼此,如分子间的引力,亘古不变。


B-Bathroom

  水流的声响从浴室里传出。

  门虚掩着。

  Hans盯着叶状把手上的冰霜,轻叹。

  他推开门─灯光昏黄的浴室内,Elsa抱膝坐在花洒下,热水从她头上浇下,湿透了她的秀发与衣物。

  Hans走到她身边,坐下,搂过她的肩膀。Elsa在发抖。

  “冷吗?”

  怀里的人点点头。

  Hans调高了水的温度,水雾弥漫在狭小的浴室内,潮湿温暖的感觉扩散开来。他搂紧了Elsa。

  “我,控制不了它。”

  “放松,女孩。”Hans吻了吻她潮湿的淡金色长发,“我们会搞定的。”

  他温柔地牵起她的手,含在口中,轻柔地舔舐她的指腹。

  “这样好点了。”他在她惊恐的注视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靠近心脏的位置。

  Elsa浅浅地笑了,水滴溅到双眸中,模糊了视线。她放松地靠在了Hans怀中。

  水流声响依旧。


C-Canon in D

  Hans无声地凝视着面前锃亮的三角钢琴上自己的倒影。他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便开始了演奏。

  D大调卡农,是学校乐团给他和Elsa安排的节目,钢琴和小提琴合奏。

  “你们俩可是我们乐团的杀手锏啊。”乐团里负责吹黑管的Anna当初非常认真地说了这句话。

  Hans很佩服这首曲子的创作者,它是那么温柔动人,他很容易就能联想到和自己处于热恋中的Elsa。

  Elsa今天穿的是一条深紫色的裙子,显得高贵优雅。不久便到了乐曲的高潮─她的演奏部分。Hans偏过头向她的方向看去,两人目光接触。

  Elsa浅笑,目光回到琴弦上,随着琴弓的拉动,熟悉美妙的音乐流泻而出。

  Anna在一旁欣赏着两人的表演,她感觉自己要感动得哭了。她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Kristoff,小声说道:“嘿,我跟你说过,他们是最棒的。”

  “是啊,简直完美。”Kristoff毫不保留地表示自己的赞赏。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

  Hans起身,同Elsa一起向其他人致意,随后,两人握了握手,脸上是满足幸福的笑容。

  难怪卡农会成为世上最受欢迎的乐曲,它以优美的旋律唤起了人们最美好的思绪。


D-Dungeon

  “你是喜欢Elsa被捆在你床上还是被铁链拴在地牢里?”

  “任何一个都会是令人愉悦的惊喜啊!”




G-Gentleman

  在Elsa看来,她的Hans绝对是位绅士。

  任何时候。


M-Mermaid

  他在韦斯特加德城堡里的日子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安宁。

  Hans衣服上一片狼藉地从城堡里跑了出来,头发上还残留有红色的酒液在往下滴,身上带着果酱的味道。

  他跑得很快,好像在他耳膜旁鼓动的风声可以掩盖他哥哥们所有的嘲讽讥笑。

  Hans一口气跑到了船坞,他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膝盖,双眼凝视蔚蓝的远海。他觉得这和那丑陋的城堡完全不同,海洋是完美的,是伟大的。

  他呼吸着海洋的咸味,聆听海浪冲刷石滩的声响,还有海鸥的叫声。不知何时,他听到了歌声。

  那是少女的歌声,有些沙哑的甜美如同精灵的低吟。

  Hans知道在这个他哥哥们都不会来的地方,自己显得极为多愁善感。不过,他并没想到,这里会成为他一直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叫Elsa。”夕阳的余辉洒在她的身上,她发丝上的水滴折射出灿烂的光芒,似乎凝聚了海洋所有美丽一般。

  他想,他大概爱上她了。




N-News

  『本报讯,近日,本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得主Hans Westergaard公布了自己与上届奥斯卡影后Elsa Arendelle的恋情。』


S-Sideburns

  Hans郁闷了几天。

  他引以为傲的鬓角被一个蠢蛋理发师给剔残了,他只好让那个蠢蛋把剩下的部分剔干净。

  于是那天Kristoff对他说:“相信我,Elsa回来就认不出你了。”

  接着是偷笑了半天的Anna的神补刀:“Kristoff你在和谁说话,新的朋友?”

*

  Elsa出完差回来看见Hans时着实惊讶─她当然认出他来了,听完他的讲述,她温柔地吻了吻他干净的脸颊,安慰道:“好了,会长回来的。”

  还有一句重要的承诺─

  “以后我给你剔好了。”


T-Tears

  “Hans,你怎么哭了?”

  “没有,只是眼睛里有砂子。”

  “骗人。”

  “笨蛋Elsa,恶魔是没有眼泪的。”


U-Urn

  Hans环顾四周,确定没人后,拿起了那个长得有点像加了盖子的欧冠奖杯的水瓮。

  据说这玩意可以困住有魔法的人。

  不管他信不信,他都希望这是真的。

  因为这样的话,Elsa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Y-Yacht

  “可以吗,亲爱的小姐?”Hans优雅地向Elsa行了个礼。

  “当然。”挽起对方,Elsa和Hans一同进入舞池。

  “你闻起来很香。”Hans闭上双眼,故意作出一副享受的样子。

  “谢谢,你看上去非常,完美。”Elsa旋转一周,半倚在Hans身上,抬头说道。

  舞曲继续进行,Hans蓦地做出一个夸张的动作,搂住Elsa的腰,“啊,抱歉,浪有点大。”

  她轻轻地笑了,上身抬起,在他唇上一吻。“跳完后回房间?”

  “如您所愿。”

*

  Hans解下领结,从镜中望向Elsa,“所以今天是……”

  “君度橙酒。右手边的抽屉里。”

  “都准备好了嘛。”Hans将礼服挂在衣架上,拿出那盒巧克力,转身时突然被走上前的Elsa撞了个满怀。

  她狡黠地笑了,“抱歉,今天的浪好像真的有点大。”

==========================================================================================================================================

今天就这些了,看我什么时候凑齐26字母?

全部发完我会跟你们聊聊每个字母(梗)背后的脑洞/设定之类的东西hhhhhh

第一张图片就是那个梗的原文,第二张算是一个脑洞的灵感来源?第三四张是一个很污的玩笑,不要在意23333

评论 ( 9 )
热度 ( 11 )
  1. 西元零壹-Lunatic西元零壹-Lunat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lsa is LOVE
    也许没那么渣吧。。。也许还是很渣吧。。。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