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Frozen】《易主》第二章(前半部分)

新年了要有点诚意2333在这里给大家拜个年哈哈

===== ===== ===== ===== =====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 ===== ===== ===== =====


  是第七亲王米科尔的声音。他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讨论,看来不止是马蒂亚斯听见了他的言论。

  “按法律处理,对吗,米科尔?”

  “是的,陛下。”他好像毫不介意自己的一语惊人以及他语言的后果。他给人的感觉是他打算踩死一只蚂蚁而不是在提议处死一个血亲。“我想这是最公正的处理方式。”他向国王微微侧头致意。

  没人作声,沉默与紧张的气氛占领了这个房间,而这使马蒂亚斯感到恼火。他几乎能看到故作严肃的米科尔眼中的笑意,道貌岸然的家伙,凭什么做出这样的决断,还打算刻意修饰来影响别人的判断。更使马蒂亚斯无法容忍的,是沉默如瘟疫般扩散。克里斯钦在米科尔说完后就一直盯着桌面的中心。往常地,在他们中有人明确地提出观点后,会再出现一次讨论,赞同或反对的声音不断冒出来。现在他们却都做出了默认的姿态。

  米科尔的话是一把刀,一把会要了汉斯命的刀,他们都想用这把刀,但他们都不愿意第一个伸手。

  “这就是你们共同的意见?”国王扫视一周。一片肃静。

  马蒂亚斯忽然站了起来。手掌接触桌面发出了声音。椅子在地面移动发出了声音。他说话发出了声音。“我反对。”

  所有人一齐看向他。

  他不能再指望任何人代替他表态了,没有时间和机会让他去等待什么奇迹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必须站出来,必须承担一次作为兄长的责任。不,现在不是该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处决汉斯。”

  从对方的角度思考,用对方言论中的漏洞驳倒对方。他想着威廉说过的话,“女王让我们处理,既是在国际上留我们一个面子,也是在观察试探我们。

  “阿伦戴尔显然不愿意失去南部群岛这个盟友,那我们更应该用行动告诉对方他们甚至都不该怀疑自己的盟友,不能给他们说三道四的理由。公平之意即在于此。”稳住,语句要有力量,语气要平和,“我们当然要把汉斯的行为与我们的本意划上绝对清晰的界线,但是,我们就为了讨好另一个国家而自相残杀吗?此外,处决他真的是必要的选择吗?

  “汉斯不是只企图篡位,他也帮助了阿伦戴尔度过难关,这难道不足以抵去一部分罪责吗?如果我们只是匆忙以叛国治罪了事,其他国家会由此质疑我们的外交水平以及处理事务的能力,人民也会因此不信任我们,认为我们暴虐:连王室成员都不能保全,又怎么有能力保全人民?尤其是现在民间传言与官方不完全一致时,很可能成为冲突或者更甚,革命的祸根。我们不能处决他,这是有害无利而不现实的,并且女王公主也安好,实不应判处他死刑。”有人在轻轻点着头表示认同。

  说完,马蒂亚斯又顿了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是我们的家人,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不能……”

  “杀人凶手。”米科尔的声音突然打断,冷笑出声。

  刚才还有些缓和的气氛霎时又紧张起来,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那跟这完全是两码事!”马蒂亚斯脸上骤然充血,恼怒地瞪着一脸轻蔑的米科尔。这件事,这件事他终究躲不过。

  “那就请大演讲家说说看,是谁害死了我们的母后?那个恶魔之子?”双臂交叉在胸前,“现在又是谁把南部群岛推到了风口浪尖?怎么不说这些呢?难道要把罪责推给这里的每个人吗?!”

  恶魔之子,杀人凶手,没有一个字是在说他,但每一个字都在刺激他。

  “那你呢,米科尔,你以为自己高尚得了许多?是谁把他逼上这条路的?责任人人有份,你反倒觉得自己很有优越感?”

  “我不过是在陈述他罪行的事实。”

  “你没有资格这样说他,你这浑蛋!”

  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他从来没有在他们欺侮汉斯时支持过他哪怕一次。结局本来可以是另一个样子的。他鄙视自己的懦弱,鄙视自己的无能。他怨恨自己,更怨恨面前这个和自己容貌相似的人。这可恨的施暴者!

  米科尔也一下站了起来。如果不是隔了张桌子,马蒂亚斯会扑上去和他干一架的。

  “够了。”

  克里斯钦按着左侧的太阳穴,冰冷的语言命令所有人安静下来。

  “我听得够多了,现在散会。马蒂亚斯,立刻到我书房来。”

  然后他离开座位,在其他人的起身致意下,转头离开了房间。


  汉斯侧身靠着牢室的墙,头抵在铁窗上,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止了运行,连金属的冰冷都感受不到,又或许是他的体温已经低到了相同的温度。

  他以为自己心中会充满悔恨或不甘,但他实实在在没有任何想法,至于对那未知的判决,更是不存在预料中的恐惧。

  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成为了没有魂魄的躯壳,灵魂早就被锁进某个牢不可破的匣子中扔到海底任由其腐烂了。不,不如干脆点直接说他已经是个必死之人了。他被送了回来,回来就只能面对无尽的罪恶带来的后果,也根本不存在什么赎罪的机会,被永远打上邪恶的篡位者的烙印。或许他可以逃走,从头再来过,但他眼下并没有策划点什么的精力了。

  他倒有点希望他们能发发善心,给自己一个痛快的处置。自己本来就是多余的那一个,不应该存在的那一个,却一直屈辱地苟活着。他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失败早就在他自己的潜意识里判了他死刑。

  开锁的声音传来,打开的门后站着一个红发的女孩。看见汉斯,女孩微笑起来。整个王国的明珠、国王的独生女蕾内公主这几日头一遭抛开所有礼节,她急切地跑到他的身前,汉斯刚刚忧郁的脸色这才有所好转,他半蹲下身搂了搂女孩。“想死你了。”

  “走了几天而已,无事献殷勤,说吧,又想让我做什么?”了解蕾内的小技俩,他开玩笑地说。

  “才没有,我绝对真心,”她不满地抱怨一句,“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连个陪我下棋的人都没有,无聊透了。

  “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都不怎么好看啊。”她端来一个盘子,“从厨娘那里拿的,阿伦戴尔的三明治毕竟还是没有这边的好吃吧?”

  “我想是的,”他笑了,阴霾逐渐消散,“看来我欠你一个人情。”

  女孩不在意形象地靠在椅背上,咬了一口三明治,“不急,有机会还的。”


  克里斯钦将手臂支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马特,你刚才的言行非常鲁莽。那不是你应该做的事。”

  “但是,陛下,那样才是真正正确的。”

  “不,马特,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果是我提出反对意见,那么一切都很好,因为我是国王,我手中的决定权比他们大得多,不管他们是否自愿,这是他们认同的,而且这也是我的责任。但换成你,在他们眼里就是一种挑战。”他叹了一口气,“而且正确的决定并不一定是真理或者正义,而是恰当的决定,最有益的决定。”

  “我明白了,陛下,很抱歉。”

  “你回去吧,等威廉回来我会派他再去一趟阿伦戴尔的。自己小心。”

  “是,陛下。”

  马蒂亚斯离开书房,轻轻带上了房门。克里斯钦盯着房间里的银狮自言自语道,“你是对的,我们的家族正在崩溃,而我也无法阻止它了。”


===== ===== ===== ===== =====

告诉你们我为了写羊毛汉的小侄女卡了一整个学期xxx我害怕写小女孩好吗!!!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