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helsa的字母表[2.2内容 E ]

这玩意写到跨年还写不完由此可见我是怎样一个万年坑王


这一篇比别的都长一丢丢所以这次只有一篇,考完期末爽一波走起!!!

然而秉承了我近来写作文不知所云的问题emmmm

随他爸了


开头很误导嗯对我也这么觉得,总之出现女王和豆腐以及羊毛汉和豆腐的友情x不喜慎入


跪着求你们的评论

=============================

E-Eternity

  “真他妈的冷,”他两只手臂抱在胸前,嘴里往外呼出白气,连说话都不愿意费劲说清楚,“比往常至少低了个七八度。不知道又是谁惹了冬日女巫生气。”

  听到这话,原本望着冰屋外的红发男人转过削瘦的脸看着他,“你真的相信她存在吗?”

  “那当然,我甚至亲眼见过她。但只瞄了一眼,我爷爷说过不能直视她的眼睛。”他看见对方点点头,他还以为他会像别人一样嘲笑自己,“你信吗?”

  “算是信吧,这类事物可以作为我灵感的一种来源。”

  他只知道相信自己能够证实的事物,倒不很理解艺术家们的那些东西,但是,眼前这个人的冰雕作品的确很好,所以,他想,他说的话自然也有一定道理。

  男人翻了下自己的背包,“没法抽烟,是吧?”

  “个人不建议,不过,我这儿倒剩点酒,”他说着从怀里掏出小壶递了过去,“来一点?”

  “好,谢谢。”男人接过喝了一口后还给了他,不再说些什么。

  他本来就是不善言语的人,如果对方不作声,他也想不出天气之外的话题。再说,这样冷的天气已经把人的嘴冻得张不开了,哪怕是吭一声都觉得生疼。两个男人又陷入了先前的沉默。

  他看了看外面那块冰,老实说,比这块大的他也不是没采过,但是没有一块有可能更漂亮,其中好像囚困着极光;而且,这也是唯一一块差点让他赔上小命的冰。他喝了口酒。男人还在盯着冰看,他猜他在构思新的作品,或者他已经完全想好只差行动了。

  天色终于有了好转的样子。他们之前说好了,天气好转就让男人单独工作,他会定时来送补给,如果天气恶劣没法走他才会在这里耽搁。

  “我把酒留下了。”他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转回来叫住男人,“韦斯特高,自己保重,我拼上命采回来一块冰不是为了让你把命搭上去的。”

  男人似乎是惊喜地笑了,尽管寒冷让他咧嘴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我会的,布约格曼。”

  他有点庆幸对方没有说谢谢,他不太习惯关心别人,更不太习惯接受感激。他把帽子拉低了一些,坐上雪橇离开了。


  他拿着工具站在冰块前准备工作,感叹这块无尽澄澈的冰的美丽,看来他要感谢他们了。要不是酒馆里那个愚蠢的赌约,他估计不大可能碰上这样好得超过了完美的冰。要是这样一块冰给他雕成了,他们会对自己给予真正的重视的。

  他开始工作,这些问题在他工作时都显得无足轻重,他的头脑中本应只剩下这块冰,但那个纯白色的女人的形象挥之不去。

  他是在采冰人逃过一劫后看见她的,采冰人刚刚保住自己的性命和这块冰,无暇顾及其他的事物,而他正是那时远远地看见了那纯白色的女人,不知为何他似乎能看到她朝自己比了个口型然后消失不见。

  事实上,除了一个身影外,他应该什么都没看见。但他只要开始想那个女人,她样貌的每一个细节就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那么冰冷而神圣。强烈的冲动驱使着他,他必须把她刻下来,这块冰只属于她。

  完成了。

  他注视着她的双眼,无法移开视线。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轻抚她的面颊。她是他的。却又蓦地收回手,他害怕自己的体温会破坏她哪怕一分一毫的容颜。

  他后退一步,跪坐在雪地上,足够了,他只要她在。他不能离开她,却也无法靠近她。他是在等死,因为他的心早就死了,而使他苟且活着的力量也已经消失。


  她踏着寒风来取他的性命。他偷了她最宝贵的东西。按她常规的做法应当是不能放过采冰人的,而且那小子居然在她给出警告后还是采走了禁冰,这就有点触犯她的底线了。但是看在他爷爷的面子上,她曾经庇佑过他的份上,她将原谅他这一次,放了他一马。然而这件事不能这样算了,他们必须付出代价,她必须得到补偿。冬日女巫从来不因宽容著称。

  “小偷”,她这样称呼那个男人。她打算用风雪缓慢地冰冻他,残酷地抹杀掉又一个蝼蚁的生命。

  直到她看到那座冰雕和他。

  她听见风携来的微弱的心跳声,她一瞬间误以为那是自己的心跳。

  “我看见你。”

  “我看着你。”

  “告诉我你的名字,韦斯特高。”

  “我会减轻你的痛苦。”

  她一步步靠近他,他虔诚地跪在那里,低着头。她几乎不由自主地也跪坐在他面前,捧起他的脸,他的嘴唇单薄而苍白。

  “睁开眼睛,看着我。”

  她解开原本裹在身上的雪白的兽皮长袍,把一半披在对方身上。

  “还冷吗?”

  他们望着彼此的眼睛,她突然发现两人都在流泪。她的手指滑过,让泪水结了冰落在雪上。她身体前倾,于是他们靠在一起。她只剩下一句话要说。

  “吻我,汉斯。”


  他回到镇子后又起了一阵风雪,他躲在酒馆里喝酒取暖。现在风雪几乎停了,于是他回到自己的木屋。

  他第二天早晨就出发了,尽管说定的时间是下午,但他没法不想那个男人。他也不清楚是担心还是什么。

  冰屋空着,人不在,一小块地上的雪已经融化露出了泥土,雕着冬日女巫的冰雕立在那里,底座上刻着漂亮的花体字:“献给我的朋友”。

====================


毁气氛的故事来源:

上个礼拜五下雪我走在路上,想着什么“好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闭嘴),然后觉得肯定有人会选择在雪地里冻死(你有病啊xxxx 于是就想到什么冰雕之类的...突然想起英语选修八上面的Pygmalion啥的就差不多成这样了x

顺便借豆腐的话表达一下我觉得冷的事实x

评论 ( 10 )
热度 ( 12 )
  1. 西元零壹-Lunatic西元零壹-Lunat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lsa is LOVE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