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ID:七沫罗罗 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Frozen】《易主》第一章(后半部分)

我看来是等不到拿到电脑了。。将点就用手机好了,麻烦各位捉虫了感激不尽orzzzz
===== ===== ===== ===== ===== =====

  座钟表盘上的长针指向罗马数字VI。上午十时半。会议定在十一点开始。马蒂亚斯拉开遮住朝阳落地窗台的厚重帘幕,空气中的细微浮尘一时之间暴露在灿烂阳光中,四下逃散却无匿身之处。窗外大理石阳台更是白得耀眼。
  “马特,麻烦你下次在我面前开窗帘之前说一声。”尤利安眯着眼抬头片刻,又低下头,百无聊赖地摆弄自己干净的手指。
  “好的,抱歉。”
  尤利安点点头,算是默许,“听说新任女王能凭空变出冰雪,”他剪断了一根恼人的倒刺,“汉斯没直奔她而去,想必是个非常,冷淡的女人。”
  “冷淡到冰封了自己的国家?哈,你都听说了什么?”半开玩笑的问句,谁都知道第八位亲王尤利安不关心朝政,又总是第一时间知晓坊间最新的流言。
  “船员说人们都不怎么相信官方那套说词,甚至有些阿伦戴尔人都将信将疑,”他小心地锉起了指甲,“他们说,所有人都目睹了公主和汉斯之间的恩爱,以及汉斯的忠诚。女王的魔法被人发现,逃往北山,给阿伦戴尔降下了毁灭的暴风雪,公主出发寻找女王,亲口指定留下他控制局面。他拯救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开放城堡,分发衣物,’他们说,‘如果不这样,会有更多人因寒冷或是为争夺取暖的东西受伤甚至死亡,如果汉斯不在,威瑟顿公爵会借机将阿伦戴尔榨干’。
  “在人们口中公爵是不折不扣的小人,他在汉斯分发衣物的时候置疑他,甚至诬陷公主:‘她可能和一个女巫密谋要害死我们所有人!’”
  这太愚蠢了,马蒂想,威瑟顿公爵对来自南部群岛的亲王说着阿伦戴尔的坏话,那他可什么好处都别指望捞到,更不提汉斯也算有求于阿伦戴尔。
  “他们正在争论,突然公主的马冲进人群,汉斯让惊惶的马镇静下来,即刻毫不犹豫地带着一队人冒险寻找公主。他们发现了公主之前的踪迹,很遗憾地没有找到本人,却发现了女王。
  “参加搜寻的士兵表示亲眼看见了山顶完全用冰建造的城堡,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金橙色的光辉,甚至比自然的创造更加伟大。
  “那是致命的美丽。雪地中突然立起一个巨大的雪怪,至少有两三层楼那么高,身上满是尖锐的冰锥。‘想想看,雪构成的生物!’箭矢只能激怒它,根本构不成伤害。而汉斯冲上前,用箭砍断了雪怪的腿,雪怪掉下山崖,差点也把他拖下去。他带着士兵冲进城堡,阻止了女王和公爵的两个手下相互残杀。
  “他们把女王带回了王宫。就在汉斯准备说服大使们再次外出寻找公主的时候,她回来了,头发变成了雪一样的白色。她急着要汉斯吻她。总之人们都离开房间去了会议室,只留下一对小情侣。”
  “听说就是那个时候他说出了他的,我说不好,篡位阴谋?”这些词用得让马蒂亚斯自己都感到万分惶恐。
  “没错,无论如何,会议室的人们相信他因公主已逝的悲痛,相信了他的说法,并且他们都同意了处决女王。而且除了使臣,几乎没有人看见他把剑锋对准女王。
  “简而言之,汉斯在民众心里的形象更多还是英雄。”
  英雄和篡位者,两种截然不通的形象,却有完全相同的故事经过。要从结果去推测批判一个人再简单不过了,但是,不管再怎么加上感情色彩,客观事实终究是不会改变的。并且现在看来,汉斯要么是替罪羔羊,要么就是错在一念之差。无论如何,这些证据可以为他减轻罪行。本来还对把法国人送到国王面前而紧张的马蒂亚斯放松了些,他相信这种情况下,克里斯钦会倾向于自己的手足与臣民,不利的言论还不足以致命。
  “别问我的看法,你知道的……”
  “你的脑子装不得和政治有关的东西,我明白。”
  “对极了。”尤利安抬头冲马蒂亚斯微笑,那微笑极具感染力。他继承了他们母亲的蓝色眼睛,可能是所有人中最好看最兜人喜欢的一个,而且看上去年轻得很,甚至完全看不出他已经三十出头。
  “我告诉过你,克劳斯,我们不可能迟到的……”双胞胎中先出生的克劳德冒失地冲进了会议室,“噢,抱歉。”他对着房内已是见怪不怪的两人嘟囔一句便和克劳斯在会议圆桌旁挑了两个座位,又低声谈起了两个人的话题。
  “你们就不能有点身为贵族的自觉性注意点自身形象吗?都是三十的人了。”尤利安以提前一年出生的优势表达了他对双胞胎小小的不满。
  “反正朝廷都被大哥他们塞满了,跟我们没多大关系。”
  “而且尤利安你也没什么好抱怨我们的吧。”克劳德顺着弟弟的话嘟囔道。
  尤利安只好笑着翻翻眼睛,想对双胞胎讲道理几乎是不可能的。
  听着三个人的对话,马蒂亚斯看了一眼座钟,五十五分,他在等一个人的出现,而第六亲王在叩门之后进入了会议室。
  “啊,约瑟夫哥哥。”
  是永远都会比约定时间早五分钟到约定地点的约瑟夫。他对问候自己的马蒂笑了笑,随即向房间里的诸位点头致意,也坐了下来。
  老实说,马蒂亚斯本意和约瑟夫寒暄几句,但面对沉默寡言又一心专注于科学的第六亲王,这似乎非常困难,又能有多大意义呢?他在内心小小地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由于错过了最好的机会而泄了气。至少打了招呼,能就他的挫败感予以一丝安慰。显而易见地,他要给会议营造一种良好的气氛──纵然并不存在且很难存在,给所有人之间冷淡的手足之情升升温。不久之后,马蒂亚斯还会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挽救汉斯而已。
  人逐渐到齐,窃窃的私语声也逐渐消失。每个人专注于自己手上的某件事,或敲打桌面,或研究扶手上的木纹,或多余地校准怀表,双胞胎做着只有他们明白的小动作。终于,最安静的时刻来临,国王到了。
  腓特烈作了些足够简略的说明,可以说是平淡地带过了整个故事,省去了许多细节却不缺少太多情节,相对马蒂亚斯已经听过的两个版本而言,既没有偏向英雄也不强调篡位者。
  “阿伦戴尔的艾莎女王把汉斯遣送回来,要求由我们定夺,之后给他们一个公允的答复。”克里斯钦对此次会议的目的作了概括。
  片刻的沉默过后,讨论的声音像将要沸腾的水一样响了起来。马蒂亚斯没有作声,他的话本来就没多少分量,现在的环境下更不会被谁听进去。汉斯的情况比他更糟。甚至包括马蒂亚斯在内,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给汉斯什么展示自己的机会,哪怕一次都没有。马蒂亚斯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他在逃避,因为他自己也无能为力,只有逃避,减轻自己良心上的痛苦。这样的家庭里这样的位子上,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逃避。
  他望了一眼对面的约瑟夫,约瑟夫正盯着桌面,手指偶尔在桌上画出些几何图形。他倒不是指望他能扭转局面之类的,在所有的兄长里,他最熟悉的是约瑟夫,某种程度上有些依赖,这样能安下心来,仅此而已。
  他听着杂乱的对话,并不认真,只是捕捉一些片断。他惯于如此观察。
  “公允?女王会觉得什么是公允呢?”
  “她自己给出的判决才最公允吧。又把拖油瓶扔回给我们,真是烦人。”
  “果然是拖油瓶,当初不是他去不就不会有这桩事么。”
  那你们呢?你们倒是可以全身而退,但是你们又会有他这样的贡献吗?
  “还是讨论‘公允’的处理方案吧。”
  “我觉得,最公允的处理就是按照法律处理。”
  马蒂亚斯怔住了,这是他最害怕最不愿意最不相信会听见的意见。不。别说。
  “篡位者,依叛国罪论……”
  不要再说下去了。
  “当处死刑。”

===== ===== ===== ===== ===== =====
欢迎探讨剧情hhhhh评论区欢迎您ww

评论 ( 16 )
热度 ( 1 )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