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ID:七沫罗罗 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Our Wonderland 花样年华 01 (上)

中考前的坑23333把存了好久的前半部分发出来(装作自己很高产的样子hhhh)而且是糖你们相信么!!!

===== ===== ===== ===== ===== =====

Chap. 1 壹

  嵌着彩色玻璃的棕漆木门被缓缓推开,某些部分的油漆已经有些脱落而将优质木材暴露在外。安静旋转的木门牵动系于其上的细绳,另一端的银铃便摇晃碰撞着发出欢愉的声音。他将手中的书合好放在一旁空闲的木架上,起身用最亲切的语调接待来者。
  她转身小心地关好门,解开卡其大衣下的紫色羊毛围巾,让围巾与自己白金的发辫一同垂下。听见他的声音,她便用那双美得让人沉迷,让人窒息的冰蓝色眸子看着他嫩叶绿的双眼。“嗨。”
  汉斯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笑得像个白痴,不过还是很快回到了现实。“嗨,艾莎,”他领她在靠近壁炉的温暖位置坐下,“今天帕比爷爷不在,抱歉有什么要我转告他的么?”
  “哦,没事的,我可以改天再找他。”艾莎冲他感激地一笑,并不惊讶于这个消息,也完全没有要走的样子。
  “那,坐一会儿,至少等雪下小一点再走?”汉斯望了一眼被水汽覆盖的玻璃窗与外面的一片纯白,她点点头。不,这句话并不多余,如果少了这句话,就不再是「艾莎接受汉斯的邀请欣然留下」而是「艾莎碍于风雪只好留下」,并且会让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关心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而事实是他很关心,也很在乎。
  “摩卡,少糖?”这是她每次来都会点的饮品。
  “当然,谢谢。”不过今次少了“打包”项目。
  “请稍等。”
  带着咖啡香的蒸汽升腾,消散在室内温暖的空气中,他不禁回想她在初冬第一次光顾店里的时候。她的气质,她的谨慎,还有她甜美又富有质感的声音。他不是不相信一见钟情,他只是相当有自知之明,她对他的第一印象绝不会有他对她的深刻。她的那种特殊与别致,让他放弃了人们对待普通女孩的伎俩。直白地说出来或许有些叫人好笑,而他的确不想单纯地把她骗上床,他要的是可以持续,持久的爱情。恋爱,亦可如是说。
  汉斯用巧克力酱裱完摩卡表面泡沫上的花纹,与做好的柠檬蛋糕一起端到了艾莎面前。
  她看着巧克力酱优雅地勾勒出的自己的名字以及点单之外的蛋糕,询问的目光投向他。
  “我听帕比爷爷说你更偏爱巧克力蛋糕,但我想这样搭配口感会更好。”他眨眨眼,生怕有一点可能让对方生厌的行为,“请当作一个见面礼收下吧。”
  “谢谢你,”拒绝他会让她显得无礼,不是吗──在面对他的精心准备时?她回应他的笑容不夸张,更不腼腆,若硬要说,那就是成熟自然的魅力,“方便坐下来聊聊吗?”
  正是上班的时间,因此即使是这种适合坐在温暖的咖啡店里来杯热饮的雪天,店里除了艾莎,也只剩下一对年轻人。挺可爱的一对,他这么认为。他们此前来过三四次,金发的大男孩面对外人时,总有些不善言语,而红褐色头发的女孩就像是点亮男孩这根沉默蜡烛的热情火焰。女孩总会和男孩说些打趣的话,甚至就各种各样的事情起一番无伤大雅的小争执,最后两人默契到完全自然地转换话题。此时,他们享用着一块提拉米苏。
  汉斯很羡慕他们,而现在受到艾莎邀请的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环视四周,确定壁炉中不需要添加木柴,确定每张空桌上都没有突兀扎眼的东西,随后十分绅士地坐在了艾莎对面。
  她谨慎地喝了一口珐琅杯中香浓的咖啡,“介意我问问你刚才读的书吗?”
  他摊摊手,表示对方丝毫未冒犯自己,“《植物猎人》。”
  “难怪早上没看到它。”她的目光扫过木架上静静平躺的书,“我在图书馆工作,今天闭馆整理的时候我发现它不在书架上──这本书挺有意思的,却鲜有人借。”
  工作就能解释艾莎每周几乎定点光顾的原因了,“是的,的确很有趣。看来你很爱这份工作。”图书馆数以万计的书中每天都有不同的书被借走或是还回书架,连这样一本冷门的书她都如此清楚,除了热爱,他想不出别的可能。同时他们对这同一本的兴趣,他不想用巧合来形容,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他坚信是缘分。
  “书不会评论你,是你通过书去反观自己、丰富自己,看书是一种自由,所以我爱看书,也想不出比在图书馆工作更好的职业。”艾莎低头看着带有划痕的餐叉上自己的倒影,随后让不加奶油的淡黄色蛋糕缺损了边缘。
  “我非常理解。”
  “真的?”
  “真的,”他对她的话实在无可否认,说真的,他认同她,汉斯常常觉得自己工作时面对的事物总要比外界形形色色的人容易相处得多,“我也一样。
  “我在这只是兼职,为研究攒些经费。我想你已经去帕比爷爷花园里的温室参观过了。”他知道不说清道明,一个严重的后果就是对方认为他在揶揄她。
  “你研究植物?”艾莎的视线终于再次和他的齐平,“所以那些学术性的书都是你托别人借的?我从没在图书馆碰到你。”
  汉斯像偷吃糖果被抓到现行的孩子一样尴尬地笑了,他挑挑眉,“哦,是的。”他其实属于出于对工作的热爱而有意无意中放弃了社交的那类人──如果不是当着艾莎的面,他一定会为自己差点因此错过对方而无限懊悔的──这和艾莎的主动避免过多的社交还是有所区别的。不过这细微的差别并不能阻碍他理解她,追求她。
  没错,他对她真的有感觉,美丽睿智又独立的女性,他有种过分肯定的预感,她就是他的阿佛洛狄忒。
  艾莎离开的时候,雪依旧下得纷纷扬扬。“雪这么大,撑我的伞回去吧。”
  “那你方便吗?”
  “我没问题。”
  “好,多谢了。你忙,我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汉斯目送着她穿过被白雪掩埋的石砖路,暗色天空下,点亮不久的橘色路灯映着她远去缩小的背影,鲜红的高跟鞋惹眼地在纯白布景上留下一串不深不浅的印迹。

评论 ( 9 )
热度 ( 4 )
  1. 西元零壹-Lunatic西元零壹-Lunat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lsa is LOVE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