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ID:七沫罗罗 QQ:1148901492

Gefalle ich Ihnen?

Mein Hänschen.

【Frozen】《易主》第一章(前半部分)

对这一篇就是重生之后的Dark Throne,反正之前也没在lof上发dt也就不在这里矫情了,只是说一声我会努力把第一章后半部分更完的orzzzz(然而你前半部分更了是不是有他妈快一年???)啊你们要相信我一定会填坑的orzzzz
少废fa,上正文!

===== ===== ===== ===== =====

  一八三九年,仲夏节后。
  马蒂亚斯或许可以把那些渔民以及往返于威瑟顿与南部群岛间的船员们近来的热门话题当作谣言,但他不可能否认那场违反自然规律的寒潮;正如同他现在分明地看见了跟随着伊莎贝拉号的法国三桅帆船,而那艘船同行的目的绝非护送,伊莎贝拉号有条不紊地驶入港口,让人坚信所谓冰雪风暴给她带去的损害顶多是几道划伤──没有哪里的船只会因为这些小毛病而需要护航,更何况她来自南部群岛。不过倒也谢天谢地,照那些谣言看,她早该在阿伦戴尔女王的那场灾难中沉至峡湾底部。
  码头上的人们议论纷纷,他也当然和人群一样,对法国船的到来感到好奇,但他心中显然多了不安。他瞥见一个满脸皱纹,须发花白的老渔夫正坐在木箱上,眯着眼若有所思地望向那艘外来船。老渔夫将手从发亮的裤子上挪开,把那看上去和他一样古老的烟斗送到嘴边。
  马蒂亚斯的注意被洪亮的吆喝扰乱,他将目光从老渔夫身上移开,意识到伊莎贝拉号的船员们已放下船锚,使她稳当地停在了港口。
  伊莎贝拉号的船长拉森是位经验丰富、处事沉稳的水手,即使上了年纪,依旧灵活精明。船长来到马蒂亚斯面前,他眉头微皱,神情给人一种不妙的预感。
  “船长先生,路上辛苦了,”他关怀地笑了笑,“那艘船……怎么回事?”
  “出了点状况,殿下。那艘船,是阿伦戴尔的女王委托来的。汉斯殿下他……”
  “汉斯,汉斯出了什么事?”听到这个最为关键的名字,他不由得感到一阵焦虑。
  “抱歉,殿下,但我想由使臣大人告诉您更为合适。”拉森船长向马蒂亚斯示意。那穿着华贵光鲜的使臣正向他们以一种优雅的姿态走来。
  “亲王殿下。”使臣欠了欠身,用自己的母语说道。
  马蒂亚斯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眼异国的使臣,细长挺直的体型与瘦长的脸型,以及那撮小胡子,他凭这些特点很快在记忆中找到了对方。
  “您好,弗朗索瓦阁下,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他用同样无可挑剔的法语回应道。
  使臣微笑的样子并没让他放松下来,他对他没有多少特别的印象,仅仅见过几面,并听闻弗朗索瓦曾造访过欧罗巴的诸多国家。选择弗朗索瓦这种体形特征的人担任外交使臣,只怕是想掩饰法国隐藏在正人君子外表下那颗吃人怪物的内心,他想,眼前的人看上去富于谋略。
  “阿伦戴尔的女王陛下委托我将汉斯亲王遣送回贵国,并把这封信转交给国王陛下。我感到非常遗憾,但也不得不告诉您,您的弟弟企图篡取阿伦戴尔的王位,并且企图谋杀女王。”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噩耗。女王现在可安好?”他庆幸对方说的是法语,否则,这番话足以引起现场的骚动,让情况变得混乱。
  “女王并无大碍。陛下她选择宽恕汉斯亲王。”
  “那就好。我非常感激女王陛下的宽容,同时也为愚弟的作为深表歉意。我会立即安排您会见国王陛下的。”
  大使道过谢便暂时离开了他的视线,恰巧碰上柠檬从马蒂亚斯身边经过。看见她,他心中一丝柔情替换了一部分冷静。他轻柔地抚摸马儿颈部细密的浅橙色毛发,却不及自己弟弟对她的极度宠溺。“真是糟透了吧,柠檬?他怎么样了?”柠檬打了个响鼻。
暂时少了使臣虎视眈眈的注视,表演结束,马蒂亚斯的思维才终于和与拉森船长交谈的时候搭上线。焦躁、担忧以及恼怒在他心中完全铺开。独少了惊讶,他暂时将此归功于本国人从不大惊小怪的性格特点。
  是的,汉斯怎么样了?他们对他怎么样了?他疾步登上甲板,看见弟弟颓丧地坐在简陋的船舱里,便一把拉开了铁栅门。他和自己一样的金红色头发被投上了阴影,橄榄绿的眼睛也失去了应有的自信光芒。
  “你好,马蒂。”汉斯向来人扯出一个笑容,声音干涩,轻如呢喃。
  他看不下去,他不知道什么样的事能让比自己坚强得多的汉斯如此沮丧,如此狼狈不堪。
  “站起来,汉斯,我们回家。”那是属于南部群岛本国的语言,听上去低沉而有力。
  “马蒂,我没有家了,我……”
  “笨蛋!”他忍不住斥责道,“别说这种懦弱的话!为了你的尊严,为了你身体里流淌的血液,至少也为了柠檬。”为了我。他想却不敢说。
  “起来,汉斯,我不允许我的弟弟被困难击败,更不允许外人瞧不起他。”他向汉斯伸出手,“拜托,别让高卢家禽在你头上撒野,你可是韦斯特高家的狮子。”
  汉斯却冷漠而快速地推开马蒂亚斯的手,“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干燥的嘴唇微微颤抖,而他仿若闪烁着的眼睛在出卖他真实的内心。
  “很好,既然这样──卫兵,把他带下去。”
  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地架起汉斯,他趔趄一步,由于不适应船舱外的阳光而眯起了眼,抬头扯出一个只有马蒂亚斯能看见的微笑,便垂下头,将视线投向自己脚尖前的一小块空间,在两旁士兵某种意义的护送下走下栈桥。马蒂亚斯看着弟弟远去的背影,知道刚才那句话是完完全全的谎言,但又真实到让人窒息。他默不作声地感受着他们内心仿似突如其来的距离。
  暮夏的海风吹起,在高卢人的获月里,他,他们,却什么都没能收获。

  十一亲王沉默地在不宽的走廊里踱着步子。枣木制成的装饰架上放置着来自远东的官窑瓷器,他却无法说服自己专心欣赏这媲美鲜花的器物。
  走廊的一端通向国王的接待室,会见结束后,国王会从那里离开,使者则将从正门退出。而此刻,他的长兄,国王克里斯钦,在第一亲王腓特烈的随同下,正在会见那为他们带来不幸消息的法国使臣。
  他表现得或许像迫切地希望国王知晓,事实的确如此,他需要他的陛下在使臣的话传变味前知道,他需要在弗朗索瓦对第二个人说起这件事前把他送到国王面前。艾莎女王为什么会派一个法国人来掺和他们两国的事?法兰西可能借此和阿伦戴尔结盟来钻空子,而南部群岛承受不起这一后果──正如他可怜的弟弟承受不起国王听信谬论的后果。纵然不完全信任,马蒂亚斯现在唯有祈祷接待室内异国臣子的措词足够客观,以及汉斯的行为不至于使克里斯钦大发雷霆。
  另一方面,他不可遏止地追问一切发生的缘由。汉斯从来不是鲁莽的人,他很清楚这种行为的巨大风险以及微乎其微的成功率,他这么做一定有他值得原谅的原因,这样就给他减轻刑罚制造了可能。但是,马蒂亚斯忍不住想,他真的真的垂涎那个王位?他心里到底有多渴望那样一个位置?
  那样一个远离他们的位置?
  “陛下。”恰巧看见国王离开接待室的十一亲王挺直了上身,他感觉身体有些僵硬,由于紧张而非常不自然。手第一次不知道该往哪放,紧张远远超过当年面对宫廷教师的时候。
  克里斯钦点点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需要你帮我聚集他们开会,必须商量出一个处理方法。”
  “当然。”他向比自己高的君王躬身,得到允许后转身离开。
  “马特,”身后传来长兄骤然显得苍老的声音,“汉斯现在在哪?”
  “他被关在一个单人牢室里,需要我把他送进地牢里吗?”他痛恨自己的回答是如此冷漠,他痛恨自己对长兄过分敬畏而不敢为弟弟说出任何维护的话。
  “不,不,这样就可以了。他为自己辩护过什么吗?”
  “没有,陛下。他什么都没说。”他本打算用“拒绝”这个词。
  “是吗?”戴着华贵冠冕的男人似乎欲言又止。
  “您要去看看他吗?”
  “也许在会议之后。”他说得却没有一丝犹豫,让人怀疑这究竟是肯定亦或否定,“这个会议除了威廉以外,所有人必须到场。”──四哥威廉还在由普鲁士回国的路上,预计今晚才能回来,想必是赶不上会议了。
  “是,陛下。”马蒂亚斯行礼,旋即退出走道。

===== ===== ===== ===== =====

其实后半部分也没好多……就是会议的一小部分,剩下的会议得等第二章了(那还不快更??!!)
最后,欢迎捉虫,由于第一次用手机发文,排版什么有问题都麻烦跟我说一声,谢谢啦!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西元零壹-Lunatic | Powered by LOFTER